圈个橘子

az死循环冰爆不出坑/只想努力做一个能产出的小透明

 

【dnf冰爆】[2013吧刊后记]Oblivious番外[交错点]

Oblivious 番外

 

|冰帝视角瞩目|

 

 

 上章

 

心脏从来就没有跳过,一直到那个时候。

 

……

 

在集体合力解决掉冰龙萨卡斯之后,天也渐渐地暗了下来。

由于我们是被当地居民领到山脚下自行爬山的,所以具体的路线我们并不是太熟悉,大家对于只走过一次的山路都不能做到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清楚。

在这种光线不好,又不熟悉地形的状况下,队长果断地做出了驻扎雪山的计划。

 

可能也考虑到会有野兽的侵袭,但是这种问题只要大家轮流值班就可以解决了。雪山的猛兽的确是凶恶,这我们都很清楚,但是这总比全员在不明状况下被大雪给埋了的结果要好的很多。在分配值班人员名单,我是第一个值班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提出的意见,大家在扎好营地之后就着燃起的驱逐野兽的火堆办起了篝火晚会,难得的是队长竟然默许了——我这是头一次见那个教条的百花小姐这么随便。

 

看着燃起的篝火,觥筹交错发出的撞击的声音;满嘴咀嚼着雪虎的肉,口齿不清地交谈着。暖红色的火光把大家的脸照地通红通红的,一点属于极地的肃杀的气氛都没有。

 

在远离人群的灌木从中,我找到一节干空了树心的横躺的树干。拂去上面的积雪,将有点长的披风解下来,我静坐在树干上,将披风围在身子前面,低下头,开始闭目养神。

 

我果然还是......不习惯于那种人多凑热闹的场面.....

不,与其说是不习惯倒不如说是不喜欢。

 

我...果然是很讨厌人啊。

 

听到脚踩在雪上那种独有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以及人急促喘气时的“呼哧呼哧”的声音,

我抬起头,睁开眼看着声音的来源方向。

 

是今天才调来的搭档——Elementalal bomber,那个总在我身边释放地炎的笨蛋。

 

他背着一堆柴火,手上还拖着另一堆;可能是长时间的奔跑加上雪山上的北风把他的脸吹地有些微红,靠着那好到变态的夜视能力,我可以看到他流下的汗有些结晶,明明已经站定稍息了将近1分钟了,但是呼吸的节奏仍然是粗浅而快的——基础体力差评。

 

找到我的他扶着那扎成困的柴火歇了很久,随后立刻将背上的那堆柴火往地上一扔。

不过用柴堆是要做什么?

 

“fehu ūruz turisaz* ”

随着咒语念完,那堆扎起成困的木堆开始燃烧,发出残阳一般的红色火光,不一会儿那堆柴火便开始向外面源源不断地散发热量。

 

我看着Elementalal将自己拖来的另一堆柴火当做凳子,他坐在了火堆的另一边,我的对面。

火的热气扭曲着空气使我看着另一边的搭档是有些晃动的——太不真切。

 

我低头,看着在火焰燃烧下的木柴由原来的棕褐色变为有些发红,红的透亮最后成为白色的灰烬落在了洁白的雪地上。虽然都是白色,但是摆在一块也很是扎眼。

 

就这样我不知道看到了多少节木条往复这样的过程后,那边沉默良久的某人突然开了口。

“喂,为什么不和大家一块去庆祝!真是的托你的福我也得跟着来陪你...”

“我先值班。”长官并没有要求我们两个必须形影不离,这家伙大概会错意了。

“你不会是讨厌人多的地方吧...”

“并没有。”我凝出一根冰铲稍微拨弄了一下那一堆燃势很旺的火堆。

说完后我们之间就陷入了沉默。或许是我真的讨厌人多的地方,也可能是我本身就不是个生物的关系,在听到那句话之后,我一点恼怒的情绪都没有,真是奇怪。

 

火焰把木柴燃烧地“噼啪”作响,但是对面的Elementalal却突然打了个哆嗦。他像是想起什么来了将手往另一只手的手心一锤。

“我明白了!...阿嚏!...你不会是...害怕别人受凉吧。”

火舌舔了一下捆着木柴的麻绳,麻绳立刻被燃断,失去了束缚的木柴们“啪”地一声散开了来,火势在那瞬间变得有些蔫。

 

“无稽之谈。”带着一点自己都不明白从哪来的气恼,我冷哼了一声,随即又低下头将那堆散开的木条拨拢到一起。火势又变地旺盛了起来。

 

下意识地摸了摸心口处——没有心跳。谁能指望一个连心跳都没有的物质,思考别人的安危呢,他们只会想着自己怎么存在而已。

 

坐在面前的笨蛋突然开始垂头沉思。手指有规律地扣击着膝盖,另一只手扒拉着本就很乱的毛发。

 

“啊,有了!”说着Elementalal打了一下响指,“Elemental surround!Change!!”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的身周围就有红色的元素环绕着——应该是火元素。

 

“这样应该问题就不大了~”某个人这么说着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身旁。

 

他疯了么!虽说我已经在极力压抑往外放寒气的速度了,但是靠这么近难免还是会冷的!

 

但是旁边的人丝毫没有在意这种事情,开始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天天在大家聚在一块的时候自己跑到这么隐蔽的地方,一定很冷吧...也对,这里半点人气儿都没有。”Elemental望着只有几颗星星的天空,继续说着:“这种事对别人你可以不说,但是对我你没必要客气!”说着他把视线从星空上转移到我的方向来,“身为搭档我们应该是互相了解,但是你只知道我而我不了解你,这样很痛苦的,于你于我亦然。”

 

我感觉到我心口处有些骚动,不由得稍微捂紧了点。

 

“呐,我说,其实你也很想凑近那堆温暖的火堆对吧。”这么说着的某人毫不在意地将我的披风也拉过去一大块。

“白天我在你身周围放地炎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单纯地觉得你可能需要暖和一点。”

我好像听到了那个许久不运作的器官首次发出了“扑通“的声音。

“所以,再靠近一点啦!让你体验一下暖怎么样!”

……

“听好Glacial,一旦你选择了这条路,你就永远也体验不到名为‘暖’的感觉,你可能会一直赢下去,但是也注定会在寒冷中死去。”

是啊,自从那一天起——我的心脏就停止了。

……

但是,我却又感受到从那个久封的器官还存活的消息。

 

我是不是也可以从今天开始活着呢?

利用他,Elemental所给予的名为“暖”的东西。

再一次将那个冰封的世界融化呢?

 

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下章

不属于我的东西,就算是强求也是留不下的。

因此只要无欲无求就不会有所失望。

不过没有欲望那还算活着么?

……

身周围环绕着黑色的物质粒子,这是受到诅咒魔法的特征。越是接近摩根我自身所暴露出的弱点就越发地多,队友们也不知道被哪里来的冥界的生物缠住,一时半会儿不能赶到我这里帮忙,单是我一个人要杀死这个死者还太过牵强...

 

但是我还不能死!

怀着这个信念,我凝起一把冰枪,直直地捅进了摩根的眼窝中。深陷的眼窝夹着被我插上的冰枪,但是那裂开的脸却扬起了诡异的笑容。

 

“滴答滴答”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从腹部传来的剧痛——这个疼度大概是已经刺穿了。我拔出冰枪,继续往摩根的脖子狠狠地一刺,非常满意地看着滚落的头颅。

 

但是,就在这时候,它对我施加的诅咒魔法开始生效。腹部的伤口并没有愈合,而是继续往外汩汩地流着鲜血。

 

上当了呢,没想到已经被下了诅咒了啊。

 

看这个流速我估计也不能再活久了。我踉踉跄跄地扶着冰枪站了起来,从受伤的一侧的口袋处取出通讯器。

 

“喂?”

那边并没有多说废话,但是很快从我的喘息上判断出了我受伤不轻。

“师傅,你怎么了!”

“听着,没有解释的时间,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了。

“我寄存在你那里的日记本,找个机会毁掉。”

“但是……”

“没有可是,毁了它。”

那边的人又是一阵子沉默,没有明确表态便掐掉了我的通讯。

 

啊...真是头疼。看这个样子外力销毁的方法就行不通了。

虽然很不愿意,果然还是得靠那本书里面的魔法阵了。

但这下可是除地连渣都不剩了,Elemental关于叫做Glacial Master的物品的一切的记忆。

 

Elemental bomber会忘掉Glacial master。

这已经是定下了的结局。有点伤心呢。

 

终究还是我利用了Elemental,从他那里拿到了不属于我的“暖”,强行地介入他的日常,然后就这么径自地黏在了一块,到最后不得不以撕开血肉为代价获得“解脱”。

 

啊,这个解脱可能只是我单方面的。

 

然后为了“毁尸灭迹”不得不使用这种方式——这难道是自作自受?

 

温度渐渐地从身体上褪去,名为心脏的器官跳动地更为缓慢——这大概就是来日不多的感觉?欸,不对是要死了吧。

 

手脚终于开始麻木,再也扶不住冰枪的我摔在了地上。

 

说来,也没有和那个家伙道歉呢。如果Elemental发现我做的这些事情估计会生气吧,没办也不能怪他毕竟我利用了他嘛。

 

艰难地翻了个身,看着伊诺佩拉永远不会有朝阳的光辉的夜空。

 

我清楚的听到了心脏在停止之前强而有力的一声搏击,随之我便堕入黑暗。

 

……

 

我的心脏是从那一天开始跳动的,我也是从那一天才开始活着的。

今天,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是,果然还是好高兴...

至少我知道我曾经活着过,和某个人一起...

 

-FIN-

 

后记:

由于吧刊俺是最后交的所以写出了让大家意义不明的东西在这里我要道歉[鞠躬

于是在把稿子交上去之后俺就有种强烈的“要补完啊”的感觉,因为整篇文章看起来冰帝和爆破熟络的过程神马的什么都没有简直就是把两个人按在一块了嘛[被踹

于是这篇带着解释说明的性质的番外就出来了[一次性写明白不就好了嘛!

还有就是澄清一个不得不说明白的事实:

这并非喜剧。

 

于是大家食用快乐/

                                13.08.24 勺子

评论
热度(12)
  1. 圈个橘子圈个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圈个ICE
 

© 圈个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