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个橘子

az死循环冰爆不出坑/只想努力做一个能产出的小透明

 

【dnf冰爆】[2013年夏日吧刊]Oblivious

恍然

 

“你的地炎帮了大忙呢!”

不对,他们说的不对....

“地炎的助攻很不错啊!”

不应该是这么说的...

“多亏了你的地炎呢!”

我记得经常听的不应该是这样的话...

 

……

这一次又成功地和队友配合完成了攻略的任务,攻略途中总是听到类似上面的话。

对于队友们的褒奖我也是心里由衷感到高兴的,男法师是四系全修,但我比较偏重于火属性。被赞扬也就是说修炼的成果凸显出来了而且效果不小。

 

但是对于那些赞扬的话我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协调。

不应该是夸奖....是夸奖的话就太奇怪了....

不过不是夸奖又应该是什么呢....

“大家!都休息好了吧,我们继续前进吧!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回城镇!”队长持着洪亮的嗓音整队,我也拿起魔力汲取者,起身,跟上大部队的脚步。

 

管它是不是好话呢,反正肯定不是贬低的话就是了。

 

……

“我回家了。”虽然知道不会有人应答,只觉得这样喊上一声比较好,经常这么说的话说不定这空荡荡的房子也会多一个人吧。

 

换好鞋子,将魔力汲取者扔回自己的房间,接下来就是去旁边那个房间。

用自己都很奇怪的大力握住门把手,然后将门猝地拧开。

 

房间里面的色调很恬淡,白色的床铺,淡蓝色的枕头静静地躺在上面,一盏落地灯在旁边伫立着,深棕色耐脏的地毯也服帖地趴在地上,以及一扇照进夕阳的窗子,窗台上面放着一个并没有照片的相框。

 

看这这些家具上面的磨损就可以知道有人在这住过一段时间,不过令我奇怪的是我竟然不记得自己有一个同住时间这么长的房客。

 

将门缓缓地关上,转身走回客厅,将自己重重地摔进皮质沙发中,看着桌子上放着的精灵的号角。

这根“土豪杖”还是前几天偶入那个房间中发现的呢,不过明显就不是我用的东西。这几天忙得抽不出空来,没时间去仔细看看这根魔杖,现在终于有闲时来看看这是谁的东西了。

 

我拿起那只“土豪杖”仔细地端详。杖尾部不平的凹凸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将这根魔杖倒了过来,看着杖尾部刻下的文字。

 

“Glacial master。”我将那名字准确地念出声来,惊讶于自己的流利和顺畅,好像就是天天喊一样,“不过...我认识这么一号人物么?”

 

“叩叩——叩叩——”正当我在为自己对这个第一次见面却又熟悉无比的名字纠结时,大门被人叩响了。

 

不过这时候还会有什么人来呢?

 

我将门小开出一道缝,探出头去望了望,一位穿着白色军装的少年站在门口,脸上挂着不真实的笑容,赤红的瞳中闪耀着我不明的情绪,笑意是有的,但没有到达眼底,被夕阳晕染的白色皮肤也透出赤红。

 

“Glacial master先生在家么?”又来...那个名字。

“这里一直都是我一个人住哟。”听到这样的答复,少年没有表现出尴尬的表情,他笑了笑,说道“我只是来拿他留在这里的东西的。”

是来拿那根不明的主人的号角的么,反正也不是我的东西,不妨就让他拿走就好了....

 

我将门虚掩着,转身去桌子边,拿起那根号角,盯着这有些岁月痕迹的棍身入了迷,手不受控制地反复抚摸着那个被刻下的凹凸的名字....我绝对是疯了!

 

“先生,还没有找到么。”门外的人好像有些等不及,我停下了那些没意义的动作,拿着那根魔杖走到门边,将门拉开,将号角递给他的时候....

 

「我...不太合群。」

?!——欸?谁的声音?

 

将快要送到他手中的魔杖快速抽回,我理所当然收到了来自少年的疑惑的目光。我报以含着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这里没有那个人的东西。”没有听那个少年说了什么,我快速的关上门,看着被敲地“砰砰”响的门发呆....

 

不知为何,在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有种交出去就会完蛋的感觉——错觉么?

 

——最好是错觉,是错觉就再好不过了...

 

……

 

 

 

“真正的才能不是掌握的多,而是熟练度。”

 

白发少年低头擦拭着手中的号角,被刘海遮住让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虽然太阳高照却依旧围着厚厚的围巾,身周围亮莹莹的有种钻石尘的错觉。擦拭干净后,少年将号角拿起对着阳光照了照,我隐隐地看到了杖尾“Glacical”的字样。

“我没说错吧,Elemental。”

……

 

又做梦了...最近总是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呢。不过那个人是谁呢,虽然是头一次见但是总觉得很熟悉的感觉。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很确定——

“Glacial master...”大概就是那个家伙了吧...

……

“大叔,这些苹果干脆550铜币卖我得了!”我掂了掂纸袋子里面苹果的重量,半斤左右吧,这个价格应该很公道了。

 

“不行不行,小伙子你这样让我们怎么做生意啊!”对面的摊贩好像觉得自己吃大亏了,一个劲儿地摇着双手,竖着一根手指头非得再加100铜币不可。

要是换在平时,本大爷哪有闲工夫和小贩们打价——到最后嘴上钱上都得不到便宜。可是我身上只有550铜币啊,总不能掏掏口袋说我没带够吧!可恶...都怪那个意义不明的梦,害我稀里糊涂地就出门了...

 

“我说啊!这些苹果给这些钱你们根本就不亏好么!”面对小贩不肯退让的态度,以及空空如也的肚子,火气莫名地就窜上来了——让个100会死啊!550就是这些苹果本来的价值好么!可恶...本来就很饿的肚子一吼就更饿了...

 

就当我打算撸起袖子给点“颜色”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按着我不让我冲上去,我回头想看清到底是谁。

“老板,苹果多少我付了。”

 

……

 

我十分不爽地啃着苹果,快步走着企图甩掉帮我付账的那个人。话说回来昨天来的那个人怎么又来了,是看穿我那个乱扯的假话来跟我要东西的?

这么一想之后,我猛地停下,回身瞥了一眼那个少年。这小子倒是跟了我一路也没有气喘呼呼的样子,看来基本体能做的不错。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利落地将苹果啃完并扔开那基本没肉了的果核,我又从袋子里面拿出一个苹果,要是这家伙硬抢东西的话,我就一苹果砸烂他那张小白脸!

少年对我明显戒备的态度有些无奈,他勾了勾嘴角,“真不愧是...呢...”

 

唔..真让人火大!“喂,你小子骂我直说就好了,在那小声的唧唧歪歪算什么本事!”

听到我的话少年明显是一愣,然后就抱着肚子开始大笑,我很有“耐心”地等他笑完,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正事和我说,要是没正事的话,就一雷屏轰烂了这个小白脸,拿我的食物伺候他那张脸实在是不值!

笑的有些抽搐的少年终于停下来,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本书,“我只是来给你这个的,要不要看就是你的问题了。”

 

他将手中的书毫无预警地抛了过来,千钧一发,我也在护住我早餐的前提下nice地catch了那本书。当我端正好姿势回头算账的时候,那家伙之前站的地方早就没人影了。

啊,再补充一句,那小子溜得也挺快的...

……

这是一本日记本。

上面刻有“G.M”的字样。

皮质的封面散发着久淀的香味,支离破碎的纹路平添一种神秘感。翻开日记本,中缝部分有纸张被撕裂的痕迹,泛黄的纸面告诉我它已经上了年纪,晕染开的笔墨给我说不出的熟悉感。

将注意力从日记本本身移开,我开始看着里面的内容……

 

11月2号  晴

不出意外,果然是要换搭档了。不过Archmage应该没问题吧。

说实在的不太习惯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换了搭档,明天的配合应该没问题吧。

 

读到这里,感觉到有些奇怪,前几天Archmage还才和我碰过面呢,不过我怎么不知道她还认识这么号人物...不管了,先继续往下看吧。

 

11月3日 晴

意料之外,上面竟然又给我分配了一个元素师一类的人物。不过这家伙看起来性格真差,唧唧歪歪不说,竟然还是偏修火系的。欸,头好疼。

 

欸?这家伙的拍档竟然也跟我一样是元素师而且偏修火系?真是少见的同路者,往下找找名字吧...

 

11月5日 雨

今天和那家伙的组合真是差劲到底,我还真没见过在我放技能的时候用火系攻击的人。上面为了让我们两个人磨合所以特意给了一套双人的住宅,不过为何要这么煞费苦心...看来还要和这家伙相处很长一段时间啊,希望别出什么事就好。

 

11月7号 阴

每次看到那家伙在欢快地放着那不成样子的冰系技能,我就有种要放冷气的冲动。每次看到这家伙不在状态的样子就莫名感觉烦躁,头疼。

 

唔...元素师四系全修,冰系烂一点也没关系吧...再说冰魔法的攻击力真是有够呛人的...有没有暗的爆发性没有火的威力没有光的速度... 

抱着这本日记作者对于元素师的浅见的不满,我继续往下读。

 

11月20号 晴

长达10天的伊诺佩拉攻略暂时算是结束了,不过这个进度也就是全部的一半都不到而已。不过倒是和那家伙的磨合度提高了,这也大概是唯一的..收获..吧?

 

11月25号 大风

如果这不是在攻略途中的话,我一定要打开这家伙的脑壳看个清楚。竟然当着我这个只修冰系的法师,乱评冰属性。我头一次这么不冷静在公开场合与别人斗嘴。

 

可是冰属性不就是冻结之后才发挥作用的么...虽然不知道那个所写的拍档究竟说了什么,但是我觉得冰属性就是弱到掉渣的东西啊...

「冰,不是只有一种形态的。水,蒸汽,这都是冰的形态。冰的蒸汽,延缓敌人的步伐;冰的水,冲垮敌人的脚步;冰,则可以击溃敌人..」

不知为何,脑中突然涌现出这么一句话...不过到底是谁说的呢?

 

12月1号

这家伙又在我准备攻击的时候释放地炎,我到底要说多少遍他才明白啊!每次看到冻住的怪物又被赤红色的烈焰燃烧殆尽,太阳穴又开始隐隐发涨。头疼。

 

总感觉我自己也干过这种捣乱的事情欸!而且还总有一个人为此对我碎碎念。

「你的地炎真是差劲到极点。」

欸?不对...到底是谁来着?

「用地炎记得看好时候。」

....对于这些涌出的不明的镜头,我有些手足无措,也许我能做的只有硬着头皮往下看了吧...

我往后翻了几页,日期直接跳到了25号……

 

12月25日 大雪

今天是圣诞节。约好是7点但是那家伙又睡过头了,口头教训我估计他也免疫了,不过能来不就是最好的不是么?

 

……

鹅毛大雪。

等我到商店门口的时候,意外的是白发的少年并没有立刻对我说教。厚厚的红色围巾将他自己围了个严实,红色的斗篷在身后被风刮地飘来飘去,稻黄色的流苏也在也在大风中乱舞着,微微发红的脸颊显示出其主人在这雪天等待已久。

“下次要是这样的话,你起床的地点就是冰碴子堆了。”

“能不能换成可食用的Glacial...”

“闭嘴。”

……

觉得别人夸奖地炎奇怪是因为他是只修冰系的法师。

觉得家里总会有另一个人是因为他以前就在这儿。

觉得名字很熟悉是因为……

“Glacical Master...我的拍档,以及...”

Unreplacable friends...

 

以及,墓碑。

……

热...好热...

眼皮好重...根本就抬不起来...

 

睁开眼,进入视线的是卧房的天花板。熟悉花纹的样式,并不陌生的吊灯。

再就是坐在床边的Glacial...看他的样子好像要起身去倒水...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打算起身,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力气小地可怜。

挣扎的过程中,动作太大把被褥弄出唦唦的声音,布料互相摩擦的声音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下一秒就感觉有一股不算太暖的手扶住了我的后背。

 

张口想要说话,喉咙里就像是有把利刃擦行而过,有种淡淡的腥味。

“水...”像是尖锐的器物割划着玻璃的声音从我的嗓子里面挤出来,一只端着玻璃杯的手就已经在我面前横着了。

隔着玻璃杯,摸着不烫不凉的水温,我可以想象到他为了不使水温下降而反复倒腾水的场面。

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从窗帘缝中透出的惨白色的光——应该是下大雪了吧。

等等,雪......冰奈斯......冰奈斯的...结晶...

“话说今天好像还有收集任务来着...我..”

“不用了,我一个人完全可以。”

没有等我把话说完,glacial就将它给打断了。

也许是发烧的缘故,也许不是,我那天竟然没有像平常那样立刻将话还回去。

玻璃杯中的水仍然向我源源不断地送来暖意。

Glacial没有等我说什么,他立刻起身,将门轻轻地关上。

“真是温柔呢......你”

 

但是我们谁也不会想到那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带着三分悔恨,六分不信,一分侥幸,我将墓碑上的浮尘扫去。

 

一定是别人的名字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不是他的....

 

但是碑上面深深刻进的“Glacial Master”都像是在我耳朵边大吼接受现实吧,每一个字母好像都是在嘲笑我的软弱。

……

我感觉我的手已经捧不起这本日记了,它太重了...

指尖在颤抖,捏起的纸面将那些许情绪扩大到了一个面。

我继续往下扫视……

 

Elemental:

  当你看到这本日记的时候毫无疑问我已经死了。

  这是早就已经定下了的事情,你并不需要多想些什么。

  忘了它,然后再翻开新的一张白纸。

                               Glacial

霎时,那本日记就开始无端地燃起了火焰,我愣愣地看着火舌舔舐着纸面。

一张...白纸...

……

 

每天早上路过集市的时候,都会有一位白发赤瞳的少年向我问好,虽然我完全不认识那是谁。

每次去攻略的时候,看着将军用冰弹就会反射性换成火属性,每次看到被鬼阵冻好的怪物下意识抬手出的不是雷光屏障而是地炎,每次都受到来自冰系职业们“亲切的关注”。

常识上讲拆自家队友的台子简直就是作死,但是不知为何我还是乐此不疲。

地炎是最完美的技能啊!火属性才是王道啊!

 

短暂的休整时间,我掏出行囊,拿出那把并不是我的所有物的精灵之号角,反复看着。

不过,Glacial Master是谁来着?听着太熟悉了啊...

“集合!”听到这洪亮的一声整队声,我立刻爬起拍拍身上的泥土,将那把号角重新放进行囊......

不过总有种带着它就会有好事发生的感觉欸!

 

-Fin-

评论(2)
热度(14)
  1. 圈个橘子圈个橘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圈个ICE
 

© 圈个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